找回密码
  • 必博推荐
  • 必博评级
  • 彩票平台
  • 广告合作
  • 免费试玩 / 请记住我们的域名:bi007.vip / bibet.com
查看: 102|回复: 0

☞我的职业老千生涯☜第二百一十八章 与德子的哑语

[复制链接]

1442

主题

1480

帖子

5733

积分

Lv.4

Rank: 1

积分
5733
必特币
4247
发表于 2018-5-16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必博论坛行业领先,马上注册,惊喜不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早我也不认识万,只是偶尔听德说起过。但是说也只是说是自己的表兄在这个城市里混得很好。德很是崇拜自己的表兄,因为在他们农村那里出来这样的一个人物很了不得。周围10里8村的都能来攀上点关系。都托万把自己家的儿啊女儿啊送到大城市里来工作。都是进一些工厂做工人。这个在他们老家那边可是非常荣耀的事情。万也安排了不少的老家那边的3大姑8大姨的亲戚在这个城市里上班。考虑到很多东西,就不说万是什么单位的了。


    言谈德对万现在的社会地位满是崇拜。开口必说:“老三。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大表哥绝对好使。”闭口也是这样的话:“你以后要是在XX局有事你就说。我找我大表哥。就一句话的事。”这样就让我对他有了个模糊的印象。知道德有个表哥厉害。想想自己就是一介小民。所以从没有去想着认识一下或者高攀一下的事。但是德时不时的在我而边吹牛总带着他的表哥。可惜我没有这样的亲戚。要不我也和他对着吹。看谁厉害。所以我只能听德吹。每次都看他吐沫星直崩。我有时候都在想:“那小可够倒霉的,天天有人念叨他,在家里耳朵不知道如何的热了。”


    因为总听德吹,所以有时候我和朋友一起的时候。每当话题说到某一些事的时候。我也吹几句:“那个什么什么部门我有熟人。我铁哥们他哥在那里。绝对好用。有事你说话。”奈何人家没什么事。只是闲谈。而我也是偶尔把这个话拿出来给自己长长脸而已。人家长啥样我还都没见过呢。


    后来有一天,德给我挂电话,说请他表哥吃饭,顺便也叫上我一起去认识一下。有这样攀龙附凤的机会那里能不去啊,多认识个人多条路。何况德付帐。那饭怎么吃怎么香。德约我在一家宾馆房间里见面。我当时脑里还纳闷了一下,怎么是在宾馆房间里啊?他在这个城市里有住的地方嘛。


    去了后到了那宾馆的房间。才知道,他那表哥在打麻将。德呢在这里等他麻将结束了一起走。正坐在一边看热闹。那个时候基本都4点半了。是冬天。天基本都黑了起来了。德还带了个小伙。后来才知道。那小伙的父母是和德一个村的。和德这个表哥也有点亲戚关系。不知道那小伙地父母如何联系上了万。他们就托万帮这个小伙找个工作。正好德来给店里送货。他父母就叫德顺便给带了过来,好像是第一次出远门。自己走他父母不放


    我一进去。屋里已经是烟雾缭绕了。那个小伙局促的坐在床边上,德给我开的门。房间很大。他们就在放见里摆了个麻将桌玩。德看是我来了,急忙拉着我。带我走到桌前。指着万对我说:“这个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我地表哥。万。”说着话,又对他表哥说:“这个是我的铁,老三。”人家在玩麻将。我只能是象征性的对着万点着头,说:“你好表哥。”跟着德叫嘛。万头也没有抬。唔的答应了一声,好像当时抓了张好牌。把他高兴坏了,拿起那张牌亲吻了起来。连说:“绝张。绝张!哈哈哈哈”我一看,得了,人家正在玩。别去败兴了。看会热闹等着散局吃饭。


    万光顾着去亲那个麻将了,下家好像很不耐烦的催着他打一张出来。这个时候我好好的看了看德天天挂在嘴上的表哥。长得是蛮精神的。稍微显得富态。那神气走大街上,也是个人物,可惜好像牌品不太好,抓了好牌就拿在嘴巴上又亲又吻地。开始还吓了我一跳,看了一会我才知道,他只要是抓了好牌都这样去亲那麻将。想起来挺搞笑的。


    看了一眼桌上。吓了我一跳。他们面前都堆着一大堆100元的钞票。糊一把牌是1000元。谁点泡谁给钱。自摸三家都要给。清一色和7小对。碰碰糊都带。都要翻番。看来玩的不小啊。难怪他们不在麻将室里玩,专门跑到宾馆里玩。这样安全还没有人打扰。


    德自己在大口的喝着矿泉水。不时的嘎巴着嘴。我看了他一眼。什么毛病啊?喝水你还嘎巴嘴。他一看我他就立刻做了个动作:用左手摸着脸。好像要找找那个胡长了没刮下来。正在摸索着要拔下来似的。我当时还没在意。就又去看他们打麻将。德又在那边出声音。我就又看了他一眼,他马上又是这个左手摸脸地动作。我心里一跳。这个是以前我俩用过地暗号。那是问:感觉安全吗?他怎么在这里用上了?那是我俩在赌场里用的。是互相询问对方有没有什么发现。安全了的话我就用左手也摸一下脸回应他。不安全的话就是右手摸脸回应他。这里那里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呢?我俩又不是来这里出老千的。怎么会在这个场合用上了这些肢体语言?我可能自己多疑了吧。德看我看他,就点了下头,那意思是确实是他在这样问我。我自己也狐疑的把右手放在脸颊上摸了一下。那意思是安全啊。我还没搞明白。这里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啊?来这里演习肢体语言对话来了?不能吧。有的是时间和地方让我俩去演习啊。再说了,在这里没啥用处嘛。


    德看我狐疑地看他。就把眉毛一挑。那意思让我看他们打麻将。我有点明白了。他是想让我看他们玩的麻将之间有没有问题呢。我趁着往嘴巴里递烟的工夫。用指头摸了一下自己的鼻。那意思是告诉他我知道了。他就抽了下鼻回应我。表示他看到了。这个暗号最早在澳门时候用过。是用来我俩对话的。互相询问自己所处地位置是不是没有人盯,是否安全。我摸鼻是表示我看到他地暗语了,他抽鼻也是代表他看到我的暗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2-2018 bi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