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必博推荐
  • 必博评级
  • 彩票平台
  • 广告合作
  • 免费试玩 / 请记住我们的域名:bi007.vip / bi007.com
查看: 87|回复: 0

☞我的职业老千生涯☜第一百六十章 穷极拨玉米

[复制链接]

1442

主题

1480

帖子

5733

积分

Lv.4

Rank: 1

积分
5733
必特币
4247
发表于 2018-4-16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必博论坛行业领先,马上注册,惊喜不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局上发现有人出千,除了捡漏捞点外,也可以跟出千羹,如果你是强势的一方,甚至可以勒索对方一大笔钱。我在杨老二赌场放走的老千就是这样。不过如果是庄家出千被发现,但你还破解不了,没法捡漏,只能作法儿让庄家给你点封口费。想从强势的庄家嘴里弄点汤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人家的地界,一个不小心,鸡飞蛋打不说,还可能被人打个好歹。那次,要不是手头太紧,我绝不会去冒险的。


    去杨老二那儿之前,三元因为伤人被教养了,一下子花了好多钱,一时感觉手头钱不够花。大家不要有误会,以为我到处出千会有很多钱,其实真没多少。以前,赢来的钱都不当钱花,来得快去得也是飕飕快:有五星饭店肯定不去住四星的;有1000顿的饭肯定不吃800元的。赢了钱总要拉着一群狐朋狗友疯狂潇洒,胡吃海喝。俗话说的,赢来的钱是纸,输出去的钱是金,拿在自己手里的钱才叫钱,就是说这个道理。大家都玩,最后的赢家其实是那些消费场所。这时候,秦皇岛的一个朋友邀请我去那里赶一个局,说那里有个拨玉米的局很不错,都是一些傻子在赌,一个个又土又彪,希望我能去拿点货。刚好手里钱不是很宽裕,便动了心,想着赚点零花钱也不错,于是就欣然前往。


    拨玉米(数玉米),有的地方也叫开毯子。玩法有点像赌场里地番摊,在农村很普及。数玉米的玩法是撒一大把玉米粒在桌子上,坐庄的人用一个不透明的杯子盖上,不是全部盖上,而是在一大堆玉米上随机乱盖,让大家猜里面的玉米。以4位,可以押单,也可以押双,也可以在1、2、34押固定。散家选好后把钱押在庄家面前一块画好34以及单、双下注区的布上。看大家都押好了钱。庄家就把杯子里的玉米亮出来44个地数。为了表示公平,不得用手去扒拉着去数,必须用棍子去数。然后看最后剩的是几。如果最后数的结果是1和那就是单数赢,反之是双数赢。押单或者押双都是11地赔率。如果单独买1、2、34:有赔4的。简单,很多人都认为这个东西简单容易懂,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不可能出千。有很多农村妇女因为这个东西简单,经常参与这样的赌局,结果都输得没地方翻身。


    说起数玉米的赌局。我想起以前在一个农村数玉米赌局上亲眼见到地悲惨一幕。一个带孩子的妇女在赌局上玩。输红了眼。早把自己带的4的儿子忘记了。孩子小,很好动.去玩去了。结果跑到赌玉米这家人旁边地水库边上,失足掉了进去淹死了。当同村里人发现的时候,孩子早已经断气了,到处找孩子妈妈,可是叫半天没人答应。等这个妇女输光的时候,要回家,才想起了儿子不见了。忙忙地出去一看,水库边上围满了人,都在议论淹死了一个孩子。她才着急了,冲进去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孩子,坐在那里嚎啕大哭,猛打自己地嘴,都打出血了,当场也要跳进水库里,被人们死死拉住。赌钱被人千本身就是个悲剧,因为赌钱忘记照看孩子,结果孩子出事,更是悲惨。


    赌场里的数番台子,主要依靠高科技桌子和拨棍出千骗赌客钱,很多地下赌场事先定做高级的番摊桌子,并在番和拨棍上下了手脚。每次番被容器盖住地时候,里面已经统计出4几倍数、余数是几了。在伸出棍子数地时候,荷官根据桌子上押钱的情况,可以附带一个或者两个番到将要去数地那一堆里,达到吃哪一家的目的。地下赌场里的拨棍里都有微型电磁圈,番上则涂抹了特制磁铁粉。但是在农村很多地方设备达不到这个水平,在玉米上下磁铁粉有点费事,就有人将小铁丝捅在玉米里,用磁铁去搞。不过这样很容易暴露。因为毕竟番和玉米是两样东西,所以精明点的赌徒都事先用磁铁检查一下玉米。虽然不能像赌场那样出千,但是他们也有他们的出千方式。


    我那个秦皇岛的朋友叫王利,自己经营一个店,他店铺不是卖什么好东西的,和我广州一个叫强子的朋友一个行业,专门卖出老千工具。大家用脚想也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了,算是臭味相投走到一起了吧。我经常去他那里看新鲜的货色,他呢偶尔给我介绍介绍局,赚钱了给他一些提成。他也可以算是一个老千吧,不是出老千的老千,而是专门研究各种稀奇古怪老千工具的老千。王利很熟识老千的伎俩,他自己从来不去赌博。现在很多城市都有王利这样的人存在,他们以提供出老千工具为职业,自己却从来不去参与各种赌局。不是他们没这个胆子,也不是他们没有合适的赌局去玩,因为他们知道凡是赌就是骗的道理,他们


    真正的赌徒和一些摆局的人都把这些东西研究得很明东西拿局上去玩是行不通的。他们没有实力去做一个局抓那些凯子,而真正常年以赌博为生的人基本都对这个开事。稍微有点道行的老千以手法来出千。毕竟手法这个东西是本事,抓不到任何证据,不带任何赃。这些眼花缭乱的各种出千工具只能被一些低级老千拿来骗熟人,别看骗术低级,但是好用。那些低级的老千用这些老千工具骗了多少人啊?多少赌徒被他们骗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远走他乡逃亡。多少人的血汗钱被他们轻易骗进了自己地口袋里!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仗着自己对这些老千工具的熟稔,骗了多少人啊!


    言归正传。大概是清明前后的样子,我去秦皇岛和王利见了面。还是很俗气的那一套,编一些能拿得出来说的身份,套好说辞。我又详细问了赌局的情况,就准备去战斗了。


    那个赌局也是晚上开始。在我的印象中那里只能称为赌窝,不能叫赌场。当天晚上8点多,王.眼的小巷子。巷子口有几个人在打扑克,也有在吃烧烤的。也有在歇脚地。但是我能敏锐的察觉出里面有把风的人,因为他们看人的眼神透露出警觉。其中有认识王利地,还和他打着招呼,看来王利经常来这里。到了小巷子口我们拐进另一个小巷。走到尽头来到一个四合院。铁门紧闭,门口有两个男人在下象棋。王利和他们很熟,互相打了招呼,绕过他俩。我们就来到铁门前。拍了几下,铁门的小孔里露出一双警觉的眼睛。王利对里面说:“我带我朋友来玩。”那双眼睛仔细地打量了我好几下,才把门打开。进了院子我四下看看,这是一个小日本留下的那种小楼。院子里有棵大树,树下有一股尿騒地味道,想来是赌徒找不到方便的地方就在院子里乱尿。


    进屋里。前一进有一个门厅。很大。中间摆了一个硕大的桌子,桌子边上围了好多人。没有人注意我俩的到来,仿佛我俩不存在一样。


    赌局看来很火爆,大大地桌子边一个缝儿也没有,人挤人。我试了一下,想挤进去简直比登天还难。外围也有没挤进去的赌徒,就站在椅子上往里看,不断大声指挥里面的熟人帮他下注。我把脖子抻了又抻,死活看不到桌子上地内容,无奈之下,只好也学人家去找个凳子站了上去往里看,这样,里面什么场景就一目了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